OULAN

想做世界第一的泥塑手

part2 chp

我趁着圣诞晚会向他表白了。

他还在桌子上趁着后排没有关掉的灯写着这两天的生物作业。他那种无所谓什么的态度,好像这两天的元旦晚会没有什么不一样,他没有像我一样注入期待和兴奋的情绪,只是像度过所有要正常上课的日子那样度过这一天。

我走到他前面轻轻地把他喊出来,他又笑了,我可真喜欢看他笑,他笑起来又温柔又可爱,嘴边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眼睛垂下去,看到很密很长的浅棕色的睫毛和眼角那颗不明显的痣。

走廊上与教室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太安静了,安静到我没有勇气把我想说的话说出口,我紧张地血液往脑门涌,眼里只有他看着我的笑。

最后我还是强迫自己克服内心翻涌上来的无尽卑劣感说出来那句话,然后,然后他又看着我笑了,是有点释然的、了然于胸的笑,还有那种觉得滑稽和小小得意的笑。

我难过的想哭,我那自卑感铺天盖地地贯穿了我,我后悔了,我应当永远不向他说出这句话的,永远不让他知道我的心意,这样我起码能在他心中留有个体面的形象。可现在呢,现在全毁了,我像个不知羞耻的贼,用偷来的钱来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

我不知道接下来他会说什么,但是结果在我把他叫出来之前我就已经预料到了,他和我都知道。所以我没抱希望,只是紧张,我害怕他会残忍地把我贬地一文不值,尽管我知道他不会这么做。

他低下头,还在笑,过了一会儿,又抬头看着我,用那种平时和我讲题的语气,用他最有特点的,含糊不清又夹杂着高级词汇的叙述方式,那种不疾不徐的,像是一位颇有城府的人在边思考边讲话的语调说“我觉得吧,喜欢呢,喜欢一个人,它是由内环境和外环境共同作用的,就像……”

我有点想笑,他用了几个根本没必要用到的,可以用另一种更亲民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词汇,这些词很熟悉,是近几天在课堂上学到的新术语。我拼命地想记住他对我说的一些东西,那些掺杂着他的价值观的东西,可是像往常任何一次一样,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我能记住的也只有那么一两个瞬间而已。


_


写这个好有趣,我打算每隔一段时间就写一写,这是我对一个人的看法的变化。


【锤基】Dying

*七天失去生命,每一天都伴随感觉消失

*ooc

*BE
(一)

这绝对不能算是一个有尊严的死亡过程。索尔有些担忧的看向洛基,但他弟弟没有表现出任何愤怒或者不甘的情绪,而是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结果,只是下意识的绞着拇指,冲他撇了撇嘴。

(二)

他把洛基带到托尼的那座大厦里去,复仇者们都聚在这里讨论着灾后重建,对于索尔的提议没有人有意见,当然是在听说了洛基只有最后的七天生命之后,他们都对这个将死之人表现出了最为普遍的怜悯和宽容。索尔有些不爽,好像他们做出让步只是因为他弟弟快死了一样,而事实上洛基本人到没有什么意见,在看到所有人表现出了一致的不可置信和同情以后他也只是冲索尔耸了耸肩歪了歪头——索尔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我早就知道会这样”

但让步显然也是有条件的,他们同意不把洛基关在那个玻璃罐子里,但前提是他必须带上手铐。当索尔还在和斯塔克大声的争吵“他还有七天的时间了你觉得他会干出点什么过分的事吗”“我当然不知道了因为没有人知道他都在想些什么,就连你这个做哥哥的都不知道”的时候,洛基已经自觉的把手铐扣在手腕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这一声在两人的争吵中微不足道,却想惊雷炸起在耳边。两人同时停止了争吵,像突然被按了静音的电视,齐刷刷的冲他扭过头。而洛基也只是以一种比较滑稽的方式举起两只手冲他们炫耀似的晃了晃,发出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声。在午后安静的连空气流动都听不见的阳光里,这点声响格外刺耳。

(三)

于是他们迎来了失去感觉的第一天。

至于为什么是“他们”,因为索尔从带洛基回来的那天上午,到隔天的中午饭后,平均每十分钟都要问一句“你有什么的感觉吗”,当然他都得到了洛基统一的答复“没有”,还有一次他得到了另外一种字数更多的回答“没有,哥哥,但如果你再这么问下去,我想最先有感觉的就不是我了”他意有所指的扭头看看了身边隐隐有变绿趋势的班纳。

第一次变化出现在吃饭时。

洛基坐到桌子边与所有人一起进餐。伴随着拉开椅子和一阵叮铃咣当的手铐响声,索尔正要说出他早就想好的借口——因为行动不便,能不能在吃饭时候摘掉手铐——就被洛基熟练的举动直接噎回了肚子。

而且洛基接着又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那句话“没有,哥哥。顺便问一句,你们中庭人做饭不放任何调味品的吗?”这句话几乎是刚落,所有人都停下动作向他看过去——今天的饭因为疏忽而烧焦了一部分,不仅加了过量的盐而且还散发着一股难以忍受的糊味儿——洛基显然被他们整齐划一的注目礼吓住了,他手里举着刀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你弟弟口味有点重啊”巴基率先打破了这个有点诡异的局面,他看向索尔,后者显然也是一脸迷茫。

洛基低头把叉子上的食物一口吃掉,这次他嚼的很慢,让所有的味蕾得到充分接触,随后他有些泄气地摇摇头,宣布“哥哥,我觉得我好像尝不到味道了”

接着他推开椅子离开了餐桌,紧接着索尔也追着他跑了出去。剩下的人原谅了这对神兄弟略显失礼的举动,毕竟谁遇到这种事儿都不会好过。

后来索尔在托尼的实验室里找到了洛基,他正要开口阻止洛基不要乱动那些宝贝半成品。但洛基也仅限于摸摸看看,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而更大的威胁是索尔,他总是不够小心的碰倒一些东西。

很快洛基便失去了兴趣,不知道是因为摸清了原理还是压根就不明白,他晃晃悠悠地走回自己的屋子,面对着那个巨大的玻璃窗站着,留给紧跟上来的索尔一个背影。

*老梗重写,换个思路

*先丢一点,剩下的整理一下再说吧

part1 chp
我趁着圣诞晚会向他表白了。

我偷偷地把他喊到走廊上,走廊很暗,只有外面树上挂着的一串小彩灯照亮,黑暗中他的表情我看不清楚,但我还是和他说我喜欢你。然后说着说着我就哭了,他就站在那里安静地听我说。这也是我喜欢他的一点,他不会在这个时候拒绝我,于是我边抽噎着边语无伦次地说他有多好,教室里传来歌声和喧哗声,但走廊里安静得很,我听到我自己的声音因为空旷变得奇怪。他还是没有转身走掉或者不耐烦地打断我,而是微低着头抬起眼睛看我,又时不时盯着自己的鞋。

我们都知道这次表白不可能有结果,我太平庸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没有任何优点的俗人一个,但他不一样,他能沉住气,安静又收敛锋芒韬光养晦,从不炫耀自己,不像个藏不住蛋的鸡。

我终于断断续续地说完了,班里的欢呼一浪高过一浪,这给了我无比的安全感,我不知道我说的他究竟听到了多少,或者一点也没有,但他确实没有阻止我发泄自己的情绪,我问他能不能抱我一下,他没有回答我,抬手把我抱住,而且让我抱了很久,直到我想分开为止,他还拍了拍我后背,不是用情侣间的方式,而是用拥抱进球的队友的方式,好像在告诉我他相信我下次情绪不会再这么失控了,也相信我能处理好这次情绪,然后就干脆的推开门从前门进班,没有再多看我也没有多说什么。我盯着外面的彩灯,眼泪还是止不住掉下来,我推开门从后门进去,好在晚会够黑,没有人看见我脸上的眼泪,我趴在窗边盯着远处的楼流泪,但我知道所有的事情就只能到今天这样了,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再更进一步,所有的意难平都到此为止了,等到明早又听到宿管的起床哨就想起前一天没有写完的物理卷子,以后的所有新的一天都只能这么度过。

后来在同学聚会上我又见到过他,他看了我一眼,用那种他最经常看人的方式,微低着头然后抬起眼睛看你。

他没有走过来和我说话。似乎自从那次圣诞晚会后我们就没有再说过话,不是刻意躲避着对方,而是实在没有说话的必要了,于是我又想起有一次发作业时我把作业放到他桌子上,当时他还不知道我喜欢他,我盯着他看,恰巧遇上他的目光,于是他就直视着我的眼睛说了谢谢,我一时间什么都忘了,连不客气都忘了回应。

他的妻子跟美,有气质,和他一样,不会主动展示自己,但又能恰到好处地应付社交,在同学聚会中夫妇两人站在一起,恩爱又般配。他搂着他妻子的腰,神情就像他有一次考了英语第一得到奖品一样,寡淡又平静,但又偏偏不自觉透露着一种高傲和自信,坚定的从容。

我举着一杯酒坐在角落里的软椅上,看了会儿他,就把目光移开,正如十几年前的那个圣诞晚会,我从他身上把目光移开。

【TN/NT】当我喜欢你以后


*短小并不精悍
*大学生au
*庸俗机车梗
*小年轻谈恋爱
*角色死亡(极少量
*文末有小剧场

-
我很早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
如果不算上我第一次看到你笑,看到你金色的头发像麦浪倒在一边,撞到你从我家楼下的便利店出门,提着两大袋速食和两大瓶奶,我还看到了两个粉红的小盒子,但我不确定那是不是覆盆子布丁。
那我第一次喜欢上你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的相遇,我第一次在你的生命里出现,但你却是我的老熟人了。这还是要感谢minho
感谢你没有把硬拉着你说了半个小时话的我淹死在马桶里(颤动的笔迹)
然后我从minho那里了解到你喜欢机车,鬼使神差的,我开始疯狂学习怎样驾驶一辆机车,并有了属于自己的一辆,从外观和性能上来看都还算中规中矩的赛车。
几个月后我就差跪下来求minho给我一个上赛场的机会,在筹码从洗一双袜子加到七双的时候他终于同意了,然后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不让你去可不是为了这个,伙计,你得知道自己提了一个什么样的请求。”
我担保我没有丧失理智,尤其是在赛场上看到穿皮衣的你之后。
当然,你也看到我了,眼中是和minho一样的诧异,“不可置信”要挂在脸上了。随后你的同伴在你耳边说了几句话,你再次抬头看我时已经挂上了微笑,并向我比了一个口型。
我大脑当机一时没明白你说了什么,全是被你那该死的微笑扰乱了的心绪。那天之后我又多次描摹你的唇形,终于明白在那时除了“加油”也不会有其他的什么了。

那次比赛我输的很惨,也没有在赛场上辨认出你头盔下的金发,只记得充满耳廓的引擎的狂啸,摩擦出的火星和越过障碍时重物落地的声音。在接近终点时我看到你第一个越线甩下头盔,乱糟糟的头发有一些被汗水洇湿伏在前额,另一部分被并不明亮的灯光渡上银霜。
我差一点不受控制地飞出去。
紧跟队伍的末尾冲过终点,取下头盔擦了把并不存在的汗,没想到你从我身后走来,拍了拍我说“干得不错,菜鸟”

你用你比赛赢来的钱请我们所有人喝了酒。
我在人群中有些拘谨,很多人对我这个没有背景的菜鸟不屑一顾,你却注意到了我,招手示意我过去,然后我站在你身边,你以二当家的身份把我介绍给大家(很难讲这里面有没有minho的功劳,但我更倾向于我的个人魅力,毕竟这样就想我被你盖了章一样—“他是我的朋友”)

然后我在卫生间看到了微醺的你,你抖动了一下手里的烟,没有熄灭的烟灰像红色星火一样从指尖滑落。
而你滑动的喉结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你脱掉皮衣后的紧致胸腹更是火上浇油。我克制不住自己将你一把推进了隔间,混乱中你被未燃尽的烟头烫得蜷了手指,令我想起了太阳下打盹儿的猫蜷了下尾巴。
你骂了一句,原谅没有听清,好像是“你这小子发什么疯”
然后,操,然后我叼住了你的指尖,我没想到我会这么放肆,但一切都顺利发生无法停止。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或许不够清醒理智,但我确定自己在干什么。
我几乎将你的手指吞到第二个指节,然后用舌头将它推出去,发出响亮的“啧”声。
我吻了上你,你的嘴唇胜过世界上任何的布丁与奶油,尽管他们不包含糖类的甜份。我含住了你的两片嘴唇,错开鼻尖去撬你的牙关,伸出手去——
你打断了我,你打断了我说在我了解你之前到此为止,然后冷静地推开隔间的门走出去。

我顶着被大火燎过的心逃回公寓,在花洒喷出的凉水中大脑一片空白。在人们混乱的欢乐中只有minho注意到了你手边打翻的威士忌和插入金发深处的修长五指。

这是当我喜欢你以后,真正的初遇,其中包含了你的金发、微笑、鼓励以及一个被打断的吻。

(本子中间被人撕掉,撕下来的纸被装进档案袋里)
(封了一半的档案袋口)
(打翻的咖啡)
(打翻的咖啡上覆盖着胡乱揉成一团的纸巾)

(被撕掉的纸其中的一张)
我不知道你有家族精神病史。
但我就是喜欢你。

警察们没有找到你的家人,Newt
于是他们找到了我来写这则讣告。
我不知道自己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是朋友还是其他更逾矩的身份。

(本子的最后一页纸上)
我知道你在这里,我回头时能看到你,我写论文时知道你坐在我身边,我煮咖啡提神时知道你帮我揉按眼睛,我买覆盆子布丁时知道你很开心,我在更衣室试穿新买的衣服时,知道你在由衷地赞叹我的身材。

可惜我回头时无法牵上你的手,写论文时无法耍赖让你帮我出主意,熬夜太晚时,辛苦你费那么多心思也没法缓解眼部的酸胀感,覆盆子布丁里有两个勺子我却无人分享,穿好了的西装没有人再帮我调整领带的角度,无论我佩戴多么出格的领带都不会有人笑着打趣我“Tommy你这样真傻”。
更无法看到你头盔下像麦浪一样倒在一边的头发

END


小剧场(片场花絮集锦)

1.“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thomas按照剧本说出了台词。
“你叼住了我们迷宫二当家,林地一枝花的手指尖”Kaya在一边帮腔。

2.“卡”
“接下来是接吻那一幕”

“等我一下”kaya搬来一个小板凳坐好,“好了可以开始了。”

3.“其实我觉得那条不够好,”kaya在后来的采访中坦白“Dylan不够野,thomas不够辣,不如平时...”
紧接着她耸了耸肩“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4.“我记得我没有在这里加吻戏。”

小剧场完
-

*有时间会把中间“撕掉的厚厚一沓纸”也写一写(我觉得还是不写好
*有错误和不足欢迎指出(鞠躬感谢

*冬奥会真糟心

*明天就2.14了,不知道dylmas小情侣是不是打算一起过

*和微博超喜欢的太太互换了!!噢耶!!

*眼看着首页各个圈子的太太都开始吸起来了dylmas的rps

*不读书不学习没有出路的,生活大爆炸的编剧哈佛毕业,现博士在读

【CMBYN】Trian Station

*角色向
*不负责任的片段


站台两侧的火车驶向不同方向,我们从地下的小通道分别。我站在楼梯底端看着他从视线中远离,仍穿着被磨损的鞋时不时露出被薄茧包裹的脚跟。
他对我说让我快回去,他在铁轨对面会看到。
我飞奔回了站台,心脏剧烈敲打在胸部发出剧烈回响,我仅仅害怕火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带走,只留下气喘吁吁的滑动背影。

他在站台对面向我挥手。
我分明听到的火车呜呜不知廉耻的的叫嚷由远及近,夹着煤炭味道的水汽喷涌而出,就和我们小镇招手即停的那列一模一样。
我在内心几乎是恶毒地祈祷铁轨能在这时候断裂,尽管只有一个断裂也能让他在这里停留,他会耸耸肩说“看来这下我没有办法按时回学校了。”然后回到我们来时的旅馆继续这个夏天。

他仍在向我挥手。

我向他笑了一下,努力忘记自己僵硬的面部肌肉和沉重无法牵动的嘴角。
火车平安地驶进车站,没有我想象中的出一些小故障,这让我大松一口气的同时被另一种情绪填满,就像杏从从树上摘下后表皮破裂留下的汁水。
火车将奥利弗遮住,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透过窗玻璃看我,他将车票递给乘务员时视线从我身上移走,低声交谈几句后顺利找到了座位。
他又将视线移回我身上,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我点点头,阳关闪动后就落在眼前。

我走出车站,面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独自买回去的车票,独自乘坐大巴,独自与陌生人交谈,独自和另外一个独自的陌生人坐着并排的两个座位。
想着这些胃里便一阵翻腾,窗户像是密封的牢笼。我喘不过来气,像只溺死的鱼被囚禁在大巴里。
然后在下一站狼狈地逃下车,冲进电话亭里拨给安置在家里的三台座机。

“妈妈。”
“嗯,我挺好的。”
“就是...您...能不能来接我回家?”

桑也太好看了!
桑和Dylan一起被采访的时候总是Dylan在说话,桑就在一边像个小孩一样眯着眼睛笑,Dylan好像也很享受逗桑笑的过程(因为桑笑起来可爱死了x (桑真的会在一些可爱的小事情上笑,Dylan真的太了解这一点了,每次在节目上耍宝都要偏头看一眼桑有没有笑出来(好啦好啦知道你们在恋爱啦
Dylan模仿桑眼睛笑成一条线的样子超级像(简直找到精髓)桑就在旁边笑成这个表情x还有Dylan早上去喊桑关闹钟疯狂按门铃捶门打电话哈哈哈,然后桑来开门还是一副没睡醒的鬼样子x
桑的笑声就像涵涵涵涵涵(带上一点点鼻音和笑奶音(真正意义上的黏糊糊

桑真的太敬业了,为了小说里的一个小细节往鞋里放石子儿好看起来是瘸了一条腿(不过这一段后来被剪了so sad

桑大概是我唯一觉得wink和笑苏到爆炸的人(他的笑也太有感染力了(至少对我来说

桑和Dylan一起被采访的时候总是把话头让给Dylan,看他个人采访也是侃侃而谈的

两个人上节目总会被问到最喜欢桑的哪一点,Dylan几乎次次都有“他的小身板”

想不到吧我翻墙的速度比翻书还快x

赎罪
一美是真的太美了,我不知道是不是电影里有意要突出他眼睛的蓝色,但是镜头下他的眼睛真的摄人心魄,宝蓝色直触心底,阳光下的睫毛都闪着金光。
被电影最后虚构的结局直接击溃了。
罗比被人喊着老大那么温柔地说着话,想哄孩子一样用手从发梢安抚到脸颊,“你可以嚼嚼这个,但要小声一点,不然他们都会来问你要的”。扶着他的后颈帮他躺下,看着他不知所措的眼睛将他用布盖好,“不要再大声喊叫了,这儿的伙计们都有些意见”,“他在1940年死于败血病,那是撤退的最后一天”

做个年终总结吧。
(想到哪说哪)
其实算不上个年终总结,因为年初的事儿早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只能算是个阶段性总结。
(或许明年再回来看会发现自己写的非常中二,甚至是黑历史,但还是保留着吧,让明年份的我回头来对比一下目标和计划有没有完成)(这个号的亲友也比较少,可以随心所欲地说些想说的)
最近掉了欧美圈,国外的尤其是大不列颠的小哥哥们尤其好看,扒拉一下最近的墙头:德普,抖森,甜茶,阿沙,蛋妮,一美,塞包,少爷。总是对国外充满向往,想出国留学,因为文化差异个好奇心而产生的崇拜心理,但是我又是一个特别懒的人,自控能力差,总想着要学英语学英语,但是又不付诸行动,单词没背两天就放弃了,想起来就背,想不起来就撂在一边。所以就看着别人的词汇量和口语羡慕,懒惰真的是前进道路的一个巨大阻碍啊。希望明年能克服这一点。
又不断地想去了解西方的历史,文化和人们的生活方式,羡慕他们没有人口压力,资源也相对更宽裕。
不过因为这个,知识面拓宽许多,眼界也更为开阔,接触到了一些与中国截然不同的文化和思想,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进步,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所以现在也非进步不求。
对于剩下不多的几天假期,就把这一年做个了结,嚷嚷了好久但都没做的事情列个清单,一项一项勾划掉,不要把今年的事情拖到明年做。
然后就是列个明年的计划表,一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防止目标太空太大,越详细越好,最好能够列出明年要读的书,要看的电影,要达到的目标。
最近的心情也是一团糟,几乎被搞到崩溃。
十分羡慕少爷可以随心所欲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在路边与粉丝弹吉他互动,可以从房间偷偷溜出来玩大堂的钢琴,可以在深夜没人的街道和朋友一起疯,非常喜欢并羡慕他的态度和生活方式。希望自己有一天也有这个能力。
抖森,最为敬佩和值得学习的,所有的一切,礼节,能力,三观和一切乐观的态度,最让我欣赏的是他尽管经历了这么多事故,却依然能保持初中教科书一般的三观,浪漫的情怀和杰出的能力。能够坚持长跑,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登山看日出,对于古希腊文化的热爱,对于莎翁的不合时宜的崇拜。沉醉于他的绅士气质,天然的金色小卷发,西服和领结,风衣和皮靴。无比无比喜欢他。也珍惜他,希望他能更多地展现在大众面前又希望他有自己私人生活。(似乎每个明星都不能在这一点上做出非常好的平衡)
我目前最大的恐惧就是所有的善意都是伪装出来的,但是在打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又释然了。
还有Asa,对于他我一直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好像是羡慕嫉妒和喜爱,就是很别扭但又描述不出来。喜欢他总感觉是很早的事儿了,安德的游戏,安德这个角色实在是太对我的胃口了,所以爱屋及乌,感情直接波动到了asa。
还有就是在不同的圈子里遇到不同的太太,一些很有个性很有主见的太太教我要理智,而另一些太太们则特别温柔,教我要做一个欣赏生活的人,温柔的人,善待身边的一切。
怎么办啊call me by your name太难过了。elio最后一遍遍地悄声念名字简直心都碎了,十七岁这么小的年龄就爱上一个人,直到死去都被他占据无法去爱别人。小说的最后好像elio在很多年过去了之后又去找了Oliver,向他念自己的名字,但是Oliver却说it's over,难以想象elio的心情,六周,一个夏天,几乎是终结了elio一生的快乐时间,一切都终止在17岁的夏天。

说起写东西,几乎难过得要哭出来。在我的这个年龄段,比我写的好的人不计其数,仅是在全国范围内就足够多,更别提全世界了。我不是希望能够战胜他们去取得什么荣誉,只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拥有这个能力的一天,能够多多少少接触到他们其中的一部分,感受到他们的思想和艺术,真的就特别特别满足了。所以就要度更多的书,尽全力提高自己,在新的一年有很大的进步。

这周在纸上写写画画练英文字母,写到w的时候觉得自己写的好难看,w的两个弧度都不一样,前一个比后一个窄的多,写着写着猛然想起来是陈伟霆左食指上的w,以前练成这样后就再也没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