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LAN

格外想念你 茕茕白兔

对不起,我真的犯了很多错误orz

拼命想给喜欢的文章评论又总是说不到点子上,但是只点喜欢和推荐又觉得爱意奉献的不够,我真的很想和您们玩orz

我知道都是我修行不够但是真的分不出精力去提高

我不想在评论里留下没营养的催更或者“啊太太我好喜欢您的文章”,但是想说的话总是词不达意,删删改改最后只留下这个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们啊orz


【TN/NT】当我喜欢你以后


*短小并不精悍
*大学生au
*庸俗机车梗
*小年轻谈恋爱
*角色死亡(极少量
*文末有小剧场

-
我很早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
如果不算上我第一次看到你笑,看到你金色的头发像麦浪倒在一边,撞到你从我家楼下的便利店出门,提着两大袋速食和两大瓶奶,我还看到了两个粉红的小盒子,但我不确定那是不是覆盆子布丁。
那我第一次喜欢上你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的相遇,我第一次在你的生命里出现,但你却是我的老熟人了。这还是要感谢minho
感谢你没有把硬拉着你说了半个小时话的我淹死在马桶里(颤动的笔迹)
然后我从minho那里了解到你喜欢机车,鬼使神差的,我开始疯狂学习怎样驾驶一辆机车,并有了属于自己的一辆,从外观和性能上来看都还算中规中矩的赛车。
几个月后我就差跪下来求minho给我一个上赛场的机会,在筹码从洗一双袜子加到七双的时候他终于同意了,然后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不让你去可不是为了这个,伙计,你得知道自己提了一个什么样的请求。”
我担保我没有丧失理智,尤其是在赛场上看到穿皮衣的你之后。
当然,你也看到我了,眼中是和minho一样的诧异,“不可置信”要挂在脸上了。随后你的同伴在你耳边说了几句话,你再次抬头看我时已经挂上了微笑,并向我比了一个口型。
我大脑当机一时没明白你说了什么,全是被你那该死的微笑扰乱了的心绪。那天之后我又多次描摹你的唇形,终于明白在那时除了“加油”也不会有其他的什么了。

那次比赛我输的很惨,也没有在赛场上辨认出你头盔下的金发,只记得充满耳廓的引擎的狂啸,摩擦出的火星和越过障碍时重物落地的声音。在接近终点时我看到你第一个越线甩下头盔,乱糟糟的头发有一些被汗水洇湿伏在前额,另一部分被并不明亮的灯光渡上银霜。
我差一点不受控制地飞出去。
紧跟队伍的末尾冲过终点,取下头盔擦了把并不存在的汗,没想到你从我身后走来,拍了拍我说“干得不错,菜鸟”

你用你比赛赢来的钱请我们所有人喝了酒。
我在人群中有些拘谨,很多人对我这个没有背景的菜鸟不屑一顾,你却注意到了我,招手示意我过去,然后我站在你身边,你以二当家的身份把我介绍给大家(很难讲这里面有没有minho的功劳,但我更倾向于我的个人魅力,毕竟这样就想我被你盖了章一样—“他是我的朋友”)

然后我在卫生间看到了微醺的你,你抖动了一下手里的烟,没有熄灭的烟灰像红色星火一样从指尖滑落。
而你滑动的喉结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你脱掉皮衣后的紧致胸腹更是火上浇油。我克制不住自己将你一把推进了隔间,混乱中你被未燃尽的烟头烫得蜷了手指,令我想起了太阳下打盹儿的猫蜷了下尾巴。
你骂了一句,原谅没有听清,好像是“你这小子发什么疯”
然后,操,然后我叼住了你的指尖,我没想到我会这么放肆,但一切都顺利发生无法停止。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或许不够清醒理智,但我确定自己在干什么。
我几乎将你的手指吞到第二个指节,然后用舌头将它推出去,发出响亮的“啧”声。
我吻了上你,你的嘴唇胜过世界上任何的布丁与奶油,尽管他们不包含糖类的甜份。我含住了你的两片嘴唇,错开鼻尖去撬你的牙关,伸出手去——
你打断了我,你打断了我说在我了解你之前到此为止,然后冷静地推开隔间的门走出去。

我顶着被大火燎过的心逃回公寓,在花洒喷出的凉水中大脑一片空白。在人们混乱的欢乐中只有minho注意到了你手边打翻的威士忌和插入金发深处的修长五指。

这是当我喜欢你以后,真正的初遇,其中包含了你的金发、微笑、鼓励以及一个被打断的吻。

(本子中间被人撕掉,撕下来的纸被装进档案袋里)
(封了一半的档案袋口)
(打翻的咖啡)
(打翻的咖啡上覆盖着胡乱揉成一团的纸巾)

(被撕掉的纸其中的一张)
我不知道你有家族精神病史。
但我就是喜欢你。

警察们没有找到你的家人,Newt
于是他们找到了我来写这则讣告。
我不知道自己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是朋友还是其他更逾矩的身份。

(本子的最后一页纸上)
我知道你在这里,我回头时能看到你,我写论文时知道你坐在我身边,我煮咖啡提神时知道你帮我揉按眼睛,我买覆盆子布丁时知道你很开心,我在更衣室试穿新买的衣服时,知道你在由衷地赞叹我的身材。

可惜我回头时无法牵上你的手,写论文时无法耍赖让你帮我出主意,熬夜太晚时,辛苦你费那么多心思也没法缓解眼部的酸胀感,覆盆子布丁里有两个勺子我却无人分享,穿好了的西装没有人再帮我调整领带的角度,无论我佩戴多么出格的领带都不会有人笑着打趣我“Tommy你这样真傻”。
更无法看到你头盔下像麦浪一样倒在一边的头发

END


小剧场(片场花絮集锦)

1.“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thomas按照剧本说出了台词。
“你叼住了我们迷宫二当家,林地一枝花的手指尖”Kaya在一边帮腔。

2.“卡”
“接下来是接吻那一幕”

“等我一下”kaya搬来一个小板凳坐好,“好了可以开始了。”

3.“其实我觉得那条不够好,”kaya在后来的采访中坦白“Dylan不够野,thomas不够辣,不如平时...”
紧接着她耸了耸肩“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4.“我记得我没有在这里加吻戏。”

小剧场完
-

*有时间会把中间“撕掉的厚厚一沓纸”也写一写(我觉得还是不写好
*有错误和不足欢迎指出(鞠躬感谢

*冬奥会真糟心

*明天就2.14了,不知道dylmas小情侣是不是打算一起过

*和微博超喜欢的太太互换了!!噢耶!!

*眼看着首页各个圈子的太太都开始吸起来了dylmas的rps

*不读书不学习没有出路的,生活大爆炸的编剧哈佛毕业,现博士在读

【CMBYN】Trian Station

*角色向
*不负责任的片段


站台两侧的火车驶向不同方向,我们从地下的小通道分别。我站在楼梯底端看着他从视线中远离,仍穿着被磨损的鞋时不时露出被薄茧包裹的脚跟。
他对我说让我快回去,他在铁轨对面会看到。
我飞奔回了站台,心脏剧烈敲打在胸部发出剧烈回响,我仅仅害怕火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带走,只留下气喘吁吁的滑动背影。

他在站台对面向我挥手。
我分明听到的火车呜呜不知廉耻的的叫嚷由远及近,夹着煤炭味道的水汽喷涌而出,就和我们小镇招手即停的那列一模一样。
我在内心几乎是恶毒地祈祷铁轨能在这时候断裂,尽管只有一个断裂也能让他在这里停留,他会耸耸肩说“看来这下我没有办法按时回学校了。”然后回到我们来时的旅馆继续这个夏天。

他仍在向我挥手。

我向他笑了一下,努力忘记自己僵硬的面部肌肉和沉重无法牵动的嘴角。
火车平安地驶进车站,没有我想象中的出一些小故障,这让我大松一口气的同时被另一种情绪填满,就像杏从从树上摘下后表皮破裂留下的汁水。
火车将奥利弗遮住,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透过窗玻璃看我,他将车票递给乘务员时视线从我身上移走,低声交谈几句后顺利找到了座位。
他又将视线移回我身上,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我点点头,阳关闪动后就落在眼前。

我走出车站,面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独自买回去的车票,独自乘坐大巴,独自与陌生人交谈,独自和另外一个独自的陌生人坐着并排的两个座位。
想着这些胃里便一阵翻腾,窗户像是密封的牢笼。我喘不过来气,像只溺死的鱼被囚禁在大巴里。
然后在下一站狼狈地逃下车,冲进电话亭里拨给安置在家里的三台座机。

“妈妈。”
“嗯,我挺好的。”
“就是...您...能不能来接我回家?”

桑也太好看了!
桑和Dylan一起被采访的时候总是Dylan在说话,桑就在一边像个小孩一样眯着眼睛笑,Dylan好像也很享受逗桑笑的过程(因为桑笑起来可爱死了x (桑真的会在一些可爱的小事情上笑,Dylan真的太了解这一点了,每次在节目上耍宝都要偏头看一眼桑有没有笑出来(好啦好啦知道你们在恋爱啦
Dylan模仿桑眼睛笑成一条线的样子超级像(简直找到精髓)桑就在旁边笑成这个表情x还有Dylan早上去喊桑关闹钟疯狂按门铃捶门打电话哈哈哈,然后桑来开门还是一副没睡醒的鬼样子x
桑的笑声就像涵涵涵涵涵(带上一点点鼻音和笑奶音(真正意义上的黏糊糊

桑真的太敬业了,为了小说里的一个小细节往鞋里放石子儿好看起来是瘸了一条腿(不过这一段后来被剪了so sad

桑大概是我唯一觉得wink和笑苏到爆炸的人(他的笑也太有感染力了(至少对我来说

桑和Dylan一起被采访的时候总是把话头让给Dylan,看他个人采访也是侃侃而谈的

两个人上节目总会被问到最喜欢桑的哪一点,Dylan几乎次次都有“他的小身板”

想不到吧我翻墙的速度比翻书还快x

赎罪
一美是真的太美了,我不知道是不是电影里有意要突出他眼睛的蓝色,但是镜头下他的眼睛真的摄人心魄,宝蓝色直触心底,阳光下的睫毛都闪着金光。
被电影最后虚构的结局直接击溃了。
罗比被人喊着老大那么温柔地说着话,想哄孩子一样用手从发梢安抚到脸颊,“你可以嚼嚼这个,但要小声一点,不然他们都会来问你要的”。扶着他的后颈帮他躺下,看着他不知所措的眼睛将他用布盖好,“不要再大声喊叫了,这儿的伙计们都有些意见”,“他在1940年死于败血病,那是撤退的最后一天”

做个年终总结吧。
(想到哪说哪)
其实算不上个年终总结,因为年初的事儿早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只能算是个阶段性总结。
(或许明年再回来看会发现自己写的非常中二,甚至是黑历史,但还是保留着吧,让明年份的我回头来对比一下目标和计划有没有完成)(这个号的亲友也比较少,可以随心所欲地说些想说的)
最近掉了欧美圈,国外的尤其是大不列颠的小哥哥们尤其好看,扒拉一下最近的墙头:德普,抖森,甜茶,阿沙,蛋妮,一美,塞包,少爷。总是对国外充满向往,想出国留学,因为文化差异个好奇心而产生的崇拜心理,但是我又是一个特别懒的人,自控能力差,总想着要学英语学英语,但是又不付诸行动,单词没背两天就放弃了,想起来就背,想不起来就撂在一边。所以就看着别人的词汇量和口语羡慕,懒惰真的是前进道路的一个巨大阻碍啊。希望明年能克服这一点。
又不断地想去了解西方的历史,文化和人们的生活方式,羡慕他们没有人口压力,资源也相对更宽裕。
不过因为这个,知识面拓宽许多,眼界也更为开阔,接触到了一些与中国截然不同的文化和思想,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进步,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所以现在也非进步不求。
对于剩下不多的几天假期,就把这一年做个了结,嚷嚷了好久但都没做的事情列个清单,一项一项勾划掉,不要把今年的事情拖到明年做。
然后就是列个明年的计划表,一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防止目标太空太大,越详细越好,最好能够列出明年要读的书,要看的电影,要达到的目标。
最近的心情也是一团糟,几乎被搞到崩溃。
十分羡慕少爷可以随心所欲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在路边与粉丝弹吉他互动,可以从房间偷偷溜出来玩大堂的钢琴,可以在深夜没人的街道和朋友一起疯,非常喜欢并羡慕他的态度和生活方式。希望自己有一天也有这个能力。
抖森,最为敬佩和值得学习的,所有的一切,礼节,能力,三观和一切乐观的态度,最让我欣赏的是他尽管经历了这么多事故,却依然能保持初中教科书一般的三观,浪漫的情怀和杰出的能力。能够坚持长跑,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登山看日出,对于古希腊文化的热爱,对于莎翁的不合时宜的崇拜。沉醉于他的绅士气质,天然的金色小卷发,西服和领结,风衣和皮靴。无比无比喜欢他。也珍惜他,希望他能更多地展现在大众面前又希望他有自己私人生活。(似乎每个明星都不能在这一点上做出非常好的平衡)
我目前最大的恐惧就是所有的善意都是伪装出来的,但是在打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又释然了。
还有Asa,对于他我一直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好像是羡慕嫉妒和喜爱,就是很别扭但又描述不出来。喜欢他总感觉是很早的事儿了,安德的游戏,安德这个角色实在是太对我的胃口了,所以爱屋及乌,感情直接波动到了asa。
还有就是在不同的圈子里遇到不同的太太,一些很有个性很有主见的太太教我要理智,而另一些太太们则特别温柔,教我要做一个欣赏生活的人,温柔的人,善待身边的一切。
怎么办啊call me by your name太难过了。elio最后一遍遍地悄声念名字简直心都碎了,十七岁这么小的年龄就爱上一个人,直到死去都被他占据无法去爱别人。小说的最后好像elio在很多年过去了之后又去找了Oliver,向他念自己的名字,但是Oliver却说it's over,难以想象elio的心情,六周,一个夏天,几乎是终结了elio一生的快乐时间,一切都终止在17岁的夏天。

说起写东西,几乎难过得要哭出来。在我的这个年龄段,比我写的好的人不计其数,仅是在全国范围内就足够多,更别提全世界了。我不是希望能够战胜他们去取得什么荣誉,只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拥有这个能力的一天,能够多多少少接触到他们其中的一部分,感受到他们的思想和艺术,真的就特别特别满足了。所以就要度更多的书,尽全力提高自己,在新的一年有很大的进步。

这周在纸上写写画画练英文字母,写到w的时候觉得自己写的好难看,w的两个弧度都不一样,前一个比后一个窄的多,写着写着猛然想起来是陈伟霆左食指上的w,以前练成这样后就再也没改过。

自截,未调
喜欢可以抱走
同好可以勾搭

我巨大的爱意献给太太!!!

等不到完结了太太!!我现在就要给您我的爱!!!(我文化水平不高希望太太别嫌弃...)

真是太喜欢您笔下的harry了!!真的毫无保留地展现了他的迷人之处!!勇敢、强大、令人难以置信的韧性,但仍有二十岁男孩应有的朝气与可爱!(“他将地盘从沙发扩展到了地毯”“狐狸与玫瑰花的故事”和在采购时偷偷放进去的零食)您将他在原著里的优秀品质不断放大,真的是!太棒了!!!
Snape也保留了一贯的讽刺,同时又有双面间谍敏锐的头脑,以及年长者更多角度与方面的思考!!!(他们两个就像是被太太提纯了一样!!具有独特和无法比拟的闪光点啊!!!!)(明显与互补的优秀成为了两人相爱的原因,太太简直体现的太好了!!!)
和整篇透出来的爱啊!!!罗恩与赫敏,茉莉对哈利,金妮对哈利,安德森太太对哈利,以及最为中心的斯哈,对于原著的继承和发展(太好了吧呜呜呜呜!!)
剧情也干脆利落了以及高潮部分真的看得我一身鸡皮疙瘩,前面的一些伏笔利用上之后真是爽爆了!!!
还有最后感情浓郁到足够爆发的肉也十分美味!!!!
真的是太喜欢您了!!!!!希望太太不要介意我的语病和满篇的感叹号,它们可都不足以体现我的敬佩和喜欢啊啊啊啊!!!!!!
厚脸艾特希望太太看到@Unus